孫子兵法-火攻篇

12. 火攻篇

孫子兵法-火攻篇

原文:

  • 孫子曰:凡火攻有五:一曰火人,二曰火積,三曰火輜,四曰火庫,五曰火隊。
    行火必有因,煙火必素具。發火有時,起火有日。時者,天之燥也。日者,月在
    萁、壁、翼、軫也。凡此四宿者,風起之日也。
  • 凡火攻,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。火發于內,則早應之于外。火發而其兵靜者,待
    而勿攻。極其火力,可從而從之,不可從而止。火可發于外,無待于內,以時發
    之。火發上風,無攻下風。晝風久,夜風止。凡軍必知有五火之變,以數守之。
  • 故以火佐攻者明,以水佐攻者強。水可以絕,不可以奪。
  • 夫戰勝攻取,而不修其功者凶,命曰“費留”。故曰:明主慮之,良將修之。非
    利不動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戰。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致戰。合于利
    而動,不合于利而止。怒可以復喜,慍可以復悅,亡國不可以復存,死者不可以
    復生。故明君慎之,良將警之。此安國全軍之道也。

【AI解讀】孫子的《火攻篇》主要探討了如何有效地使用火作為戰爭的工具,並提供了火攻的五種不同類型:火人、火積、火輜、火庫和火隊。每種火攻都有其適用的情境和時機。
1-五種火攻:
火人: 目的是點燃敵人。
火積: 用於燒毀敵人的補給和儲藏。
火輜: 用於燒毀敵人的裝備和運輸工具。
火庫: 目的是燒毀敵人的物資庫。
火隊: 用於燃燒敵軍的隊伍。
2-時機與條件:
– 孫子強調火攻必須根據特定因素(如天氣和風向)來進行。
– 特定的星座(萁、壁、翼、軫)出現時,風通常會變強,這是進行火攻的好時機。
3-火力控制和運用:
– 如果敵人內部已經發生火災,則應該從外部進行火攻。
– 如果敵軍在火攻後仍然保持靜止,則應等待,不要急於攻擊。
4-水攻與火攻:
– 使用火進行攻擊是一種“明”(即智慧)的做法,而使用水進行攻擊則是一種“強”(即力量)的做法。
– 水可以用來切斷敵人的路線,但不能用來奪取敵人的資源。
5-戰爭的風險和責任:
– 孫子警告說,如果戰勝了敵人但沒有妥善利用勝利,則這是“費留”(即浪費)的行為。
– 明君和良將應該謹慎考慮是否進行攻擊,並且只有在明確的利益驅使下才應行動。

孫子的這些原則不僅適用於古代戰爭,也有助於現代領導者和管理者更有效地做出決策和應對危機。


AI 逐句解讀

孫子曰:凡火攻有五:一曰火人,二曰火積,三曰火輜,四曰火庫,五曰火隊。行火必有因,煙火必素具。發火有時,起火有日。時者,天之燥也。日者,月在箕壁翼軫也。凡此四宿者,風起之日也。

【AI解讀】以下是這段話的逐句解釋:
凡火攻有五: 使用火攻的方法有五種:
一曰火人, 利用火焰攻擊敵人的兵士,這可以使敵人陷入混亂之中。
二曰火積, 在敵人的營地或防禦工事中堆積燃燒物,以便引發大火。
三曰火輜, 點燃敵人的軍糧和裝備,使其供應線中斷,士氣低落。
四曰火庫, 在敵人的軍械庫或儲存場所點燃火源,使其武器和物資付之一炬。
五曰火隊。 在敵人隊伍附近點燃火焰,製造恐慌和混亂。

行火必有因,煙火必素具。 進行火攻必須有充分的理由和準備,煙火(指引燃火源)必須事先準備好。
發火有時,起火有日。 發動火攻有適當的時機,點燃火源的時日也有所選擇。
時者,天之燥也。 適當的時機是指天氣乾燥的時候。
日者,月在箕壁翼軫也。 適當的日期是指月亮位於特定星座(箕,壁,翼,軫)之間的時候。
凡此四宿者,風起之日也。 上述所提到的四個星座,是風起的先兆。


凡火攻,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,火發于內,則早應之于外。火發而其兵靜者,待而勿攻。極其火力,可從而從之,不可從而止。火可發于外,無待于內,以時發之。火發上風,無攻下風,晝風久,夜風止。凡軍必知五火之變,以數守之。故以火佐攻者明,以水佐攻者強,水可以絕,不可以奪。

【AI解讀】以下是這段話的逐句解釋:
凡火攻,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, 在使用火攻時,需要根據五種火的變化來采取相應的應對措施。這五種火是指在戰爭中可能出現的不同火源和情況。
火發于內,則早應之于外。 如果敵人在自己的內部引發了火災,則應及早采取措施來應對外部可能的火攻。
火發而其兵靜者,待而勿攻。 如果敵人在火發生後保持靜止,應該等待他們的反應,不要急於進攻。
極其火力,可從而從之,不可從而止。 如果敵人的火勢極猛,可以趁火勢更大時進攻,但如果無法應對敵人的火勢,則應停止進攻。
火可發于外,無待于內,以時發之。 火攻可以從敵人的外部引發,而不需要等待敵人內部的火源,關鍵是選擇合適的時機。
火發上風,無攻下風,晝風久,夜風止。 在發動火攻時,應選擇火向上風的方向引發,不要攻擊下風的位置。白天風勢持續,夜晚風勢停息。
凡軍必知五火之變,以數守之。 軍隊應該了解五種火的變化,並根據情況采取相應的防禦和應對措施。
故以火佐攻者明,以水佐攻者強,水可以絕,不可以奪。 使用火攻可以增強攻擊的力量,而使用水來輔助攻擊可以增強攻擊的強大。然而,水可以控制,但不能輕易奪取,因此在使用水時需要謹慎。


夫戰勝攻取,而不修其攻者凶,命曰費留。故曰:明主慮之,良將修之,非利不動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戰。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致戰;合于利而動,不合于利而止。怒可以復喜,慍可以復悅,亡國不可以復存,死者不可以復生。故明君慎之,良將警之,此安國全軍之道也。

【AI解讀】以下是這段話的逐句解釋:
夫戰勝攻取,而不修其攻者兇,命曰費留。 在戰爭中,戰勝敵人並取得勝利是重要的,但如果不謹慎策劃和準備攻擊,將導致資源浪費和拖延戰爭,這稱為”費留”。
故曰:明主慮之,良將修之, 因此,明智的國君應該深思熟慮,並有經驗的將領應該修整和準備好攻擊。
非利不動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戰。 只有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才發動戰爭,只有在確保勝利的情況下才動用兵力,只有在國家面臨危險時才進行戰鬥。
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致戰; 國君不應該因為憤怒而發動戰爭,將領不應該因為憤怒而引發戰鬥;
合於利而動,不合於利而止。 戰爭應該基於國家的利益,如果不符合國家的利益,就應該停止戰鬥。
怒可以復喜,慍可以復悅,亡國不可以復存,死者不可以復生。 憤怒可以轉變為喜悅,不滿可以變成滿足,但一旦國家覆亡,就無法復興,一旦人們死亡,就無法復生。
故明君慎之,良將警之, 因此,明智的君主應該謹慎行動,優秀的將領應該警覺,這是確保國家安全和軍隊強大的方法。